shuilinli=_=

【白亮】渡己

鹿鸣:

鹿:*接色相,全文4k2。


      *民国paro,军服x双性桃花,半剧情半车。


     *我尽力开车了,奈何我没有驾照。意念at一群整天喊车就兴奋的人


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试阅:


00


你同我言,不渡人何以渡己。


我以此为信念,手执长剑,披荆斩棘。




01


小提琴撕扯着琴弦,靡靡吟唱。


西餐厅免不了摆放着玫瑰,红粉皆好,俱是风情。




珠帘隔开的隔间流光熠熠,落在书桌上的协议白纸黑字,政府签了字,那三个字看上去倒是俊逸。


签在这丧权辱国的条约上就显着格外讽刺。




二楼的好位置一眼便看得到,麻雀在电线上叽叽喳喳,如同对面这个东洋使者,端得是绅士的模样,骨子却是强盗的逻辑。




“李先生,还请依照总统的协议教出西北军权。”翻译夹在中间,箭弩拔张的气氛似乎影响不了他,只是麻木地用中文复述着东洋使者的话。




一时凝滞。


琴声悠扬正入高潮,一阵激昂。




02


拨开珠帘的手带着蕾丝手套,却比一般女子显得修长。




“打扰了。”伴着珠帘鸣玉的是淡淡的出声。


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被她吸引。




那沾着口脂的唇轻开轻合,吐露着芬芳。


她款款摘下披肩,径直扔向漫不经心搅着红茶的男人。




李白丝毫不见被冒犯的模样,倒是好脾气地接住了飞来的貂皮披肩。


一把拉住踩着红漆高跟鞋的女郎,女郎倒也没有羞涩,直直坐在了他腿上。




“小桃夭,你来说说,军权我是交呢,”尾音拉长了许多,俊逸的脸也逼近那张昳丽的颜,勾人心魂,似乎出口的话的是情人之间的调笑。


“还是不交呢?”




那女郎着实迷人。


东洋使者的目光顺着那黑色包裹的修长的腿流连,如同剑刃一般拨开那开衩的摆。




她仿若无知无觉,只是玩弄着拥着自己的军人的纽扣,让人不禁好奇那是如何一枚纽章,又如何精巧,让她一时之间沉醉于此。




李白握着她玩弄纽扣的手,引得她蹙眉。




“若是我不想你交呢?”


蹙眉间如云水翻涌,风雨欲来。


开口确是雨落残荷的清灵。




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,其间的意义却是洪水滔天。


连带着那使者流连那如画眉眼的目光也收了回去。




“还请李先生教出”翻译又一次开口翻译那掏出手帕擦拭汗渍的使者的话。


停住的话被逼在东洋使者脖颈上的长剑威胁,谁也不会料到。




“你以为我听总统的?”


那剑蹭着那从窗外溜进的一缕阳光分外透亮,也分外寒气。


那挂在那张英俊脸上的笑意也显得格外邪气。




全文链接:https://shimo.im/docs/ivWALkFGRGInyUho/ 点击链接查看「渡己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




评论

热度(388)

  1. shuilinli=_=鹿鸣 转载了此文字